當前位置:首頁>衛生健康文化>專題專欄>首都醫務工作者風采
初心·使命|“中國好醫生”周飛虎:用忠誠大愛托舉生命奇跡
  • 發布日期:2020-01-02
  • 來源:北京市衛生健康委
  • 文字變小 恢復文字大小 文字變大

   周飛虎,男,1971年3月出生,1993年7月參加工作,2001年12月加入中國共產黨,解放軍總醫院第一醫學中心重癥醫學科主任、主任醫師,醫學博士,教授、博士生導師。作為人民軍醫,周飛虎聽黨指揮、能打勝仗、作風優良,出色完成援助非洲抗擊埃博拉疫情、馬里爆炸案維和人員救援、汶川抗震救災、天津大爆炸傷員救治等重大任務。作為重癥醫學專業專家,周飛虎工作勤懇,技術精湛,醫德高尚,多次成功挽救危重患者,用忠誠與大愛創造了一個個生命奇跡。

   大義擔當:兩赴非洲在異國創造生命奇跡

  作為一名人民軍醫,周飛虎牢記心中那份責任與使命,當祖國召喚的時候,他始終以一名戰士沖鋒的姿態隨時準備戰斗,在國內先后出色完成汶川抗震救災、天津大爆炸傷員救治等重大任務。

  2014年非洲暴發史上最為嚴重的埃博拉疫情。面對致死率高達90%的超級病毒埃博拉,周飛虎臨危不懼,作為解放軍總醫院醫療隊隊長,于2015年1月參加解放軍援助利比里亞醫療隊執行抗擊埃博拉任務。

  

10.png

周飛虎查房帶教

  當地條件艱苦,環境惡劣,蚊蠅成群,尤其是醫務人員奇缺,由于埃博拉病的流行,當地醫護人員感染后死亡超過一半,使當地正常醫療救護已處于癱瘓狀態。進入埃博拉病區,周飛虎在當地40度高溫炎熱天氣下,穿著三重厚厚的隔離服,積極救治病人。每次查房后,他的全身都濕透了,背心上的汗水直往下流。

  對于埃博拉防治來說,除了積極救治病人之外,預防與防控措施也非常重要。援非期間,周飛虎充分利用自身曾留學美國、英語好的優勢,作為臨床專家積極與在埃博拉治療中心的當地醫護人員交流診療體會,每次查房時除常規治療病人外,還積極與病人思想上溝通,減輕其心理壓力,從各個方面積極救治病人。

  鏖戰西非60多個日夜,周飛虎作為重癥救治專家,與隊友共接診患者61例,收治埃博拉疑似患者38例,埃博拉確診患者5例,重癥病人救治成功率達80%以上。

  

11.png

周飛虎仔細閱片

  哪里有險情,哪里就可能有周飛虎搶險的身影。2016年6月,中國在馬里維和部隊遭遇恐怖襲擊,造成重大傷亡。時間就是生命,周飛虎隨中央軍委工作組緊急奔赴西非馬里及塞內加爾救治受傷的維和戰士。在工作組及其他醫療隊員按期回國后,根據傷員救治需要,作為重癥醫學專家,周飛虎堅決服從命令,克服巨大壓力,獨自一人留在塞內加爾救治重癥傷員。

  在救治傷員過程中,他每日評估患者傷情,確定轉運后,與當地醫院及聯合國相關部門溝通轉運等事宜,并根據患者情況,充分考慮回國路途遙遠環境復雜等情況,詳細制定傷員轉運預案,確保轉運過程萬無一失,終于將包括2名重傷員在內的4名傷員安全轉運回國。

  大醫精誠:做一名“有詩意”“最純粹”的醫生

  誠實守信、為人民健康服務中刻苦鉆研、自主創新意識強,周飛虎帶領的解放軍總醫院重癥醫學科救治成功率始終保持在95%以上。近年來,以課題負責人承擔包括國家自然科學基金課題等6項課題,第一/通訊作者發表論文60余篇,包括SCI期刊論文20余篇,在2013年、2014年連續兩年以第一作者在國際重癥醫學權威期刊《Critical  Care Medicine》發表兩篇論著。

  

12.png

周飛虎培訓利比里亞當地醫務人員

  2015年來,帶領的科室先后與美國哈佛大學麻省總醫院、梅奧醫院開展多中心臨床研究,2016年兩篇論著發表在國際重癥醫學另一權威期刊《Critical  Care》上,并多次在全美重癥醫學年會等國際大會發言,極大提高了學科在國際上的聲望。

  2018年作為“強軍報國·軍隊科技創新人才風采”被中央電視臺等多家媒體報道,同年10月,被人民日報以“橄欖綠的忠誠”人物專欄,題為《生命相托,永不言棄》(暖聞熱評?閃耀職業高光)報道。

  在重癥監護病房,周飛虎有一間小小的辦公室,里面擺著一張書桌、一個衣柜,和一個躺下連腿也伸不開的小沙發。餓了,他就吃一碗泡面;累了,就躺在小沙發上休息一會兒;偶爾得空,就看看書。周飛虎的業余生活看起來單調甚至有些乏味。但他的內心卻是最“詩意”的、最“純粹”的。

  

13.png

周飛虎救治成功的非洲患者為他做出勝利的手勢

  這份“詩意”和“純粹”,來自對生命的尊重。即便看多了生死,周飛虎和他的同事們從來沒有輕易放棄過任何一個重癥患者。正是這份“詩意”和“純粹”拯救了10年前在地震中被廢墟壓垮的一個個身軀和靈魂;是這份“詩意”和“純粹”讓他在遙遠的西非抗擊兇險的埃博拉疫情;也是這份“詩意”和“純粹”,讓他帶領的解放軍總醫院重癥醫學科救治成功率始終保持在95%—97%之間;更因為這份“詩意”和“純粹”,成千上萬曾經在死亡線上掙扎的重癥患者得以走向生命的“遠方”。

  大愛無疆:患者沒有顏色、種族和國界之分

  醫者仁心,大愛無疆。周飛虎從事的是重癥醫學專業。一直以來,重癥醫學科被稱為“橫跨”內、外、婦、兒的危重癥病人救治聚集地。在重癥醫學科,他時時處在高強度、高壓力下,每天爭分奪秒救治各種危重患者。每天除了繁重的臨床工作外,還有大量的科研、教學等方面的工作要去處理,工作非常的忙碌,晚上加班、雙休日在崗已成家常便飯,很少有時間能陪陪家人。

  作為人民軍醫,自古忠孝難兩全。周飛虎的母親身體不好,為了不給兒子增添負擔,常常一個人經常去藥店買些藥,她周圍的鄰居們總是不理解,“家里有一個在‘301’醫院工作的教授兒子,為啥看病還總要跑小藥店?”母親總是說:“小毛病,自己吃點藥就好了?!逼鋵?,她只是不想給忙碌的兒子再添麻煩。

  

14.png

周飛虎認真查看患者病情

  2014年大年三十,周飛虎幫助同事在科室值夜班后,早早地對母親“承諾”,來年春節一定陪她吃個團圓飯。但2015年由于他去執行援非抗擊埃博拉任務,春節又在遙遠的非洲過了,再次與年邁的母親爽約。在遙遠的西非,周飛虎唯有努力的工作和心里默默的祈禱和祝福,來表達對母親的歉意。

  Mulubah是利比里亞的一名小學老師,她也是周飛虎在埃博拉治療病區收治的第一例確診埃博拉病人。當時由于當地疫情流行,Mulubah家里已有親屬死亡。她除了感染埃博拉病毒外,還合并有高血壓、糖尿病,剛入病房時生命岌岌可危,血糖高達22mmol/L。面對極易被感染的埃博拉病毒,周飛虎沒有退縮,他一次次進入病房,一次次與隊友會診,一次次討論病情,他從重癥醫學角度努力改善受損臟器功能,終于把Mulubah從死亡線上搶了回來。

  Mulubah出院那天,她不停地向周飛虎豎大拇指,感謝這位來自遙遠東方的中國醫生。大愛無疆,愛無國界。其實,在周飛虎眼中,每一名患者都是一條鮮活的生命,沒有顏色、種族和國界之分。

  

15.png

周飛虎榮獲“中國好醫生”榮譽稱號

  周飛虎曾榮立二等功1次、三等功2次,被評為全國埃博拉出血熱疫情防控先進個人、“中國好人”、“中國好醫生”“全國最美援外醫生”、“白求恩式好醫生”、“北京榜樣”、中央人民廣播電臺京城好醫生“醫者先鋒獎”、優秀共產黨員等榮譽。

国产学生无码中文视频一区